2018级博士研究生任蕾同学的发言

2018级博士研究生任蕾同学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各位同学:

大家下午好!

我是今年的博士新生任蕾。虽然我是作为新生的代表,来代表今年新入学的23位的博士研究生和13位法学硕士研究生。但是,我认为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不能够被代表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拿我们班来举例子,我们班的同学有从广东千里之遥负箧北上求学的;有在自己的学业之外还承担着单位的驻派或者是挂职的工作任务的;还有的同学来到这里攻读自己的第三个专业,不断在知识版图上开疆拓土;以及最后一位——我个人最仰慕的一个同学,这位同学交着一人份的学费,读着两个人的书——享受着最高级胎教的孕妈妈,她将做妈妈和做学术这两个最为艰难的全职工作同时承担了起来!

我们每一个人都各自经历着甘甜与辛苦,同时我们也各自怀着憧憬和希望。所以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不论我说大家应当警惕流光容易将人抛,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还是给大家解释法律的生命来源于经验,而不在于逻辑;抑或是说我们应当做人为本,立德为先,都会显得有点不自量力、没底气,像苍白的口号和空话。斟酌再三,我认为我有资格去同大家分享的,是抽离了之前所说的所有身份,回归一个法学研究生的身份时,我们应该坚守的初心究竟是什么?

这里我姗姗来迟得引出我今天演讲的主题:太空笔和铅笔。

这个主题来源于我对一部印度电影的思考,这部印度电影的名字叫做Three Idiots(《三傻大闹宝莱坞》)。在座的大家可能看过,这部电影讲的是三个大学生在印度顶尖的高校——印度理工大学的求学经历。在入学的第一天,院长为了展示理工大学的彪炳成就,向大家展示一支太空笔,说这支太空笔能够在任何温度、任何角度,甚至在零重力的情况下流畅地书写。那这个时候,远远观望的主演之一兰度向院长提问,如果宇航员不能够在太空当中使用圆珠笔和钢笔,那他们为什么不用铅笔?这个问题把院长给问住了,但是最后院长给了兰度一个答案。院长说,因为在太空的环境当中,铅笔一旦被折断,那么就会进入宇航员的眼睛、鼻子、甚至是精密的仪器当中,就会造成不可以挽救的损失。

其实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简单的小哲学题。大环境是在一个失重的,温度和书写角度可能随时变化的太空环境之下,所要实现的目的是流畅且不被打断地书写精密的数据。太空笔和铅笔具有各自的特征,太空笔能实现前面的功能,但是造价昂贵,可能要达到数百万美元;铅笔虽然造价低廉,而它容易折断。同时我还想到了一个问题,铅笔书写久了字迹容易淡化,对于精密的数据也不易保存。 那么,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可不可以将太空笔和铅笔的优势相结合呢?将铅笔的碳芯进行创新,加入更为持久的元素物质,也使其更为坚硬,创造出一个太空铅笔。

回归到法治理念和法律秩序上,我们所需要的法治秩序,就是要在利益平衡的基础上,稳定持续地体现着人类公理的法治秩序。但现实当中,由于各种利益关系的交杂,呈现出现有的法律体系——偶尔会像太空笔,偶尔会像太空铅笔。法学家们为了创造出一个无限接近于完美的太空铅笔,秉持不同的价值选择和判断,就会选择不同的利益序位,构建出各自心中的“太空铅笔”,由此就会产生出各种各样的学术争论。作为在校学子的我们是被优待的,我们被优待之处就在于我们能够心无旁骛地去接受这些法学大家们的思想,以及他们的学术争论。

作为一名法学研究生,我觉得我们的初心是应去参与并充分享受学术战场中各个流派的论争,对不同观点的激烈交锋敞开胸怀,在观点的争论中洗礼和升华自己,让我们的精神越来越充盈,胸怀和见识也越来越宽广博大,最终能够使我们的价值判断、理论结构、认知模式以及知识体系在两年到三年的时光里更加清晰和明朗。

欲买桂花同载酒,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祝贺大家展开了一段新的篇章,踏上了一个新的旅程,也祝福我们两所老师滋兰树慧,桃李芬芳,

谢谢大家!

编辑:刘旭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