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追偿权的行使条件

潘光林  高兴兵 李劼

【中文关键字】连带共同保证;追偿权

【全文】

【裁判要旨】在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的情况下,各保证人实际可能承担的担保债务数额尚不确定,各保证人分担保证责任份额的决算条件尚不具备,容易因之后新的保证代偿事实的发生,影响既判的稳定性或造成循环诉讼,且其他保证人即使尚有清偿能力,亦应先用于清偿主债务而非追偿债权,故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一般应在主债务清偿完毕后行使。

□案号一审:(2017)浙0382民初6925号二审:(2017)浙03民终4012号

【案情】

原告:东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铁公司)。

被告:乐清市中州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州公司)、吴建招、蔡凌云、格仕特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仕特集团公司)、浙江巨能乐斯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能乐斯公司)、青岛格仕特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格仕特公司)、吴建旺、陈爱萍、吴仕叨、管月媚、陈成龙、黄笑燕。

第三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新城支行(以下简称民生银行新城支行)。

2014年1月8日,中州公司与民生银行新城支行签订授信额度为2000万元的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合同,授信期限自2014年1月8日至2015年1月8日。同日,东铁公司、格士特集团公司、巨能乐斯公司、青岛格士特公司、吴建旺、陈爱萍、吴建招、蔡凌云、吴仕叨与管月媚、陈成龙与黄笑燕、王永华与陈爱妹、陈晓锋与沈丹分别与民生银行新城支行签订了12份最高额保证合同,为上述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合同提供最高限额均为2000万元的连带责任担保。2014年1月15日,民生银行新城支行向中州公司发放两笔贷款,一笔金额为1500万元,一笔金额为500万元。上述两笔借款期限届满后,中州公司未能依约偿还借款本息,民生银行新城支行要求东铁公司履行担保责任,后双方于2015年9月25日签订代偿协议,约定由东铁公司分别于2015年9月30日之前为中州公司向民生银行新城支行代偿400万元,于2015年12月30日之前为中州公司向民生银行新城支行代偿400万元,东铁公全面履行完最后一笔代偿款后东铁公司不再承担其所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项下剩余连带保证责任。东铁公司依约分别于2015年9月28日为中州公司代偿400万元,于2015年12月29日为中州公司代偿400万元,合计800万元。

2016年3月10日,东铁公司诉至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一、中州公司立即支付东铁公司代偿款800万元及利息(其中400万元自2015年9月28日起,另400万元自2015年12月29日起,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二、格仕特集团公司、巨能乐斯公司、青岛格仕特公司、吴建旺、陈爱萍、吴建招、蔡凌云、吴仕叨、岱月媚、陈成龙、黄笑燕、王永华、陈爱妹、陈晓锋、沈丹对上述第一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在诉讼过程中,东铁公司申请撤回了对王永平、陈爱妹、陈晓锋、沈丹的起诉,法院依法裁定予以准许。法院于2016年12月8日作出(2016)浙0382民初2149号民事判决,被告吴建招、蔡凌云不服,提起上诉,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7日作出(2017)浙03民终980号民事裁定,裁定撤销该院(2016)浙0382民初2149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该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

法院经审理另查明,2015年10月13日,民生银行新城支行和吴建招、蔡凌云、吴仕叨、管月媚、陈成龙、黄笑燕以及王永华、陈爱妹、陈晓锋、沈丹签订代偿协议,由该10人为中州公司向民生银行新城支行代偿500万元,并约定于2015年12月30日前支付完代偿款,还约定该10人按约全面履行全部款项后,民生银行新城支行承诺放弃对该10人其他连带保证责任追责的权利。后王永华、陈爱妹、陈晓锋、沈丹于2015年11月19日、12月21日分别代偿80万元、150万元。2016年1月6日,民生银行新城支行与王永华、陈爱妹、陈晓锋、沈丹签订代偿协议,约定该4人为中州公司代偿230万元(已付),代偿后该4人不再承担其在最高额保证合同项下剩余连带保证责任,对2015年10月13日代偿协议中约定的剩余270万元代偿款由吴建招、蔡凌云、吴仕叨、管月媚、陈成龙、黄笑燕支付。另吴建招、蔡凌云于2015年9月25日、11月20日、12月25日和2016年4月8日、5月23日,分别代偿50力元、50万元、65万元和6万元、4万元,合计175万元。民生银行新城支行曾于2015年6月11日向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州公司及格仕特集团公司、巨能乐斯公司、青岛格仕特公司、吴建旺、陈爱萍履行还款及担保责任。该院于2015年10月27日作出(2015)温鹿西商初字第541号民事判决,对中州公司向民生银行新城支行借款二笔共计2000万元等事实予以确认,并判决中州公司偿还借款本金19990852.72元及利息、逾期利息,格仕特集团公司、巨能乐斯公司、青岛格仕特公司、吴建旺、陈爱萍承担最高额保证责任。该判决未扣除保证人支付的代偿款。

【审判】

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在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之后还可能发生新的保证代偿事实的情况下,东铁公司提起诉讼,以自己承担了部分保证责任,要求其他共同保证担保人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如果法院予以受理并作出判决,会造成反复诉讼,形成诉累,浪费司法资源,故本案目前不具备受理条件,已受理的,应驳回起诉。

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遂裁定:驳回东铁公司对中州公司、格仕特集团公司、巨能乐斯公司、青岛格仕特公司、吴建旺、陈爱萍、吴建招、蔡凌云、吴仕叨、管月媚、陈成龙、黄笑燕的起诉。

宣判后,东铁公司不服一审裁定,提起上诉。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在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的情况下,各保证人实际可能承担的担保债务数额尚不确定,各保证人分担保证责任份额的决算条件尚不具备,容易因之后新的保证代偿事实的发生,影响既判的稳定性或造成循环诉讼,形成诉累。且主债务的清偿顺位明显优于追偿债权,在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的情况下,其他保证人即使尚有代偿能力,亦应先用于清偿主债务。在此情况下,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追偿权的行使应在主债务清偿完毕之后,对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的追偿案件,应认为担保追偿的条件尚不具备,故东铁公司对其他担保人的起诉应予驳回。东铁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主债务人中州公司进行追偿,一审法院直接全案驳回东铁公司的起诉不妥,但考虑到一审法院已裁定驳回东铁公司的起诉且东铁公司还可另案起诉中州公司行使追偿权,故对一审裁定予以维持。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遂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评析】

担保法第十二条规定:“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保证人的,保证人应当按照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份额,承担保证责任。没有约定保证份额的,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债权人可以要求任何一个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保证人都负有担保全部债权实现的义务。已经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或者要求承担连带责任的其他保证人清偿其应当承担的份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0条第2款规定:“连带共同保证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向债务人不能追偿的部分,由各连带保证人按其内部约定的比例分担。没有约定的,平均分担。”因此,在连带共同保证中,承担了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具有双重追偿权,不仅对主债务人有追偿权,还可要求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承担其应承担的份额。若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对于份额有约定的,按约定分担,没有约定的则平均分担,那么已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要求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清偿其应承担的份额是否还应具备其他条件?

笔者认为,首先,连带共同保证设立的目的在于担保主债权的实现,连带共同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任何一个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只要保证人有财产可供执行,债权人就有权要求连带共同保证人按照相关实体法的规定履行连带清偿责任。其次,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向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行使追偿权,该权利系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未承担或未按份额承担保证责任而派生,保证人只要在其份额内承担了保证责任,其他保证人并无权向其追偿,且在法条设置上担保追偿权也依附于担保法而存在,它无法脱离其依附的制度而独立存在。最后,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追偿权的请求权基础在于连带之债的相关规定,某一保证人承担了责任,其他保证人等同于得到了利益,既然得到了利益就应当相互补偿,其可根据连带责任人的责任分担理论向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追偿,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是在债权人债权实现的基础上,进一步解决承担义务的数个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因此,在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的情况下,若其他保证人仍有财产可供执行,那么保证人的财产也应先用以承担担保责任以保障债权人债权的实现,主债务的清偿顺位明显优于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的追偿债权,这符合连带共同保证设立的本旨,故在此情况下,已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向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行使追偿权并无实际意义。

另外,在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的情况下,各保证人实际可能承担的担保债务数额尚不确定,各保证人分担保证责任份额的决算条件尚不具备,在此情况下,容易因之后新的保证代偿事实的发生,影响既判的稳定性或造成循环诉讼,形成诉累。如本案中包括东铁公司在内一共有16位连带共同保证人,其中任一保证人代偿后均有可能向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行使追偿权,如此往复,既存在诉累,也存在已经生效的判决书既判力冲突的问题。综合以上因素,笔者认为,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一般应在主债务清偿完毕之后行使,否则应认定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担保追偿的条件尚不具备,宜裁定驳回起诉。因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但债权人放弃剩余债权与主债务已清偿完毕的实际法律后果一致,在此情况下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追偿权的行使条件应认定已成就。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是法律赋予保证人的权利,除非保证人自愿放弃,否则他人不得剥夺,在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或债权人尚未放弃对债务人剩余债权的情况下,限制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行使追偿权并非剥夺保证人的追偿权,而是从连带共同保证设立的目的及诉讼的实效性、稳定性上限制连带共同保证人之间追偿权的行使时间。

审判实践中还会出现债权人只起诉某部分保证人而未向主债务人及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情况,这使得主债务得不到及时清偿,各保证人之间担保份额决算的条件迟迟不能成就,此时,承担了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可以催告债权人及时主张权利。若保证人催告后债权人仍未主张权利的,是否可以认定为债权人放弃剩余债权?最高额保证中,各最高额保证人与债权人所约定的最高限额均不相同,已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向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追偿时各保证人按照何种比例分担?最高限额是否对保证人的内部决算产生影响?又产生怎样的影响?在限额连带责任保证或最高额保证中,保证人已在其承诺的限额内承担了保证责任,但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此时是否可以认定对其他连带共同保证人追偿权的行使条件已经成就?因多担保现象日趋普遍与复杂,以上问题需要进一步分析和探索。

在本案中还涉及了保证人向主债务人进行追偿的情况。按照通说,保证人向主债务人行使追偿权应具备以下三个条件:一是保证人向债权人承担保证责任;二是主债务人对债权人的责任因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而免除;三是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没有过错。主债务人原则上乃债务的终局承担者,保证人仅是债务的预先给付者,只要符合以上三个条件,保证人自然有权向主债务人行使追偿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2条第1款规定:“人民法院判决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或者赔偿责任的,应当在判决书主文中明确保证人享有担保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权利。判决书中未予明确追偿权的,保证人只能按照承担责任的事实,另行提起诉讼。”因此,判决书主文中已经明确保证人对主债务人享有追偿权的,应当准许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后可持原判决书申请执行,此时保证人又以追偿权为由对主债务人提起的诉讼属于重复诉讼,宜裁定驳回起诉;但如果判决书主文中未明确追偿权的,保证人只能按照承担责任的事实,另行提起诉讼,此时人民法院对于保证人与主债务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尚未审理,自然不允许保证人直接通过执行程序实现追偿权。本案中东铁公司对主债务人的追偿权并未在另案生效判决书主文中予以明确,因此一审法院裁定全案驳回起诉存在不妥,但考虑到东铁公司对主债务人还可另案提起诉讼,且全案驳回起诉也并不存在诉讼费负担问题,故二审法院对原裁定予以维持,并告知东铁公司可另案起诉主债务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保证人只承担了部分债务的情况下,保证人对主债务人的追偿权与债权人要求主债务人支付余额的债权请求权就会发生竞和,在此情况下,若主债务人尚有财产可供执行,应如何处理?笔者认为,因保证人承担责任后,于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限度内,原债权人对于主债务人的债权,当然地转移给保证人,保证人可就其代偿的份额向主债务人追偿。如没有相反约定,债权人对主债务人剩余债权的请求权与保证人对主债务人的追偿权应分担清算,两者之间并不存在实现顺位的问题。

【作者简介】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编辑:李宏 葛宸希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